中国银河证券2019年第3季度基金研究评价巡回路演(深圳站)报告会

作者: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
日期:2019-07-11
摘要:京沪深三地巡回报告会圆满召开
   7月11日下午,银河证券3季度基金研究评价报告会在银河证券深圳分公司中洲大厦举行。这是本次巡回报告会的第3站。来自基金公司、银行、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客户合计80多人参加了本次会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经理胡立峰做主题为《 从卖方到买方,公募基金加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报告演讲,150分钟的报告主要围绕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创板、资管新规、第三支柱等对公募基金的影响以及公募基金自身变革开展讨论。

第3季度巡回路演PPT提纲与主要观点:

1、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的公募基金发展探讨。中央政治局2019年2月22日《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精神下对公募基金发展改革的几点理解与思考。

2、科创板与公募基金专题探讨。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2019年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增量改革,公募基金作为最重要的参与机构,在其中将扮演重要角色,这也是对公募基金公司股票投资管理能力的大考。

3、公募基金规模上整体偏“固收化”,在权益投资上严重不足。由于北上资金的逐步加强,境外资金持股市值逐步逼近公募基金,境外资金对公募基金现有第一大机构投资者地位构成了挑战。公募基金应加强股票投资的力度,壮大股票投资规模。

4、资管新规下公募不等于公募基金,公募基金失去了“公募”专属特权,面临来自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巨大挑战。最容易被挑战的是哪类公募基金品种,货币基金还是债券基金,或者是股票基金。

5、原定今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第三支柱养老产品税收递延政策延后了。从产品制向账户制转换,第三支柱是产品解决方案还是账户解决方案,还是产品与账户两条腿推进方案,对公募养老金FOF产品是否存在影响。

6、《证券投资基金法》架构下的基金投资顾问业务的发展探讨。基金投资顾问与投资建议服务的差异在哪里,买方基金投顾如何形成?对行业的业态将有怎样的影响与冲击。

7、部分股票ETF管理费率与托管费率从0.8%到0.2%,指数基金率先开启有弹性的费率安排,拉开公募基金“价格战”序幕,公募基金高费率时代结束,开启费率逐步向下进程。

8、基金销售机构“自我革命”课题探讨。股票ETF的管理费率与托管费率合计已经降低到0.2%,基金销售机构传统上的1%认购费与1.5%申购费还能支撑多久?销售机构转型的方向在哪里。

9、股票投资主动管理似乎边缘化,纯粹的股票仓位不低于80%的标准股票基金数量少、规模小,混合偏股基金在吃老本,即便业绩好也很难带来规模的增长,主动管理股票基金的出路何在?

10、股票ETF基金已经成为公募股票基金规模增长的主力,机构持股的“ETF化”将成为股市结构调整的重要方式之一,不仅对于股市大股东的减持、增持与结构调整有影响,也是上半年股市中活跃资金来源。

11、衡量一只混合基金的偏股特征,到底是股票下限60%还是50%。建议基金公司产品设计靠拢主流标准,尊重行业发展的历史.60%的股票下限是原老股基,建议不要新增50%的下限标准,导致基金行业标准不统一。

12、0-100%的灵活配置型基金被加了一把锁——估值模型确定股票仓位,而不是天马行空、顶天立地。估值模型确定股票仓位的意义何在,对我国A股的未来发展有什么影响?

13、QDII基金面临交易所互联互通的挑战,较低效率与较高成本,可能预示着QDII基金需要从场外交易转向交易所互联互通机制。

14、债券基金90%以上份额被机构持有并不断强化机构定制特征,公募债券基金日益专户化,缺乏个人投资者,虽然规模增长,但同时也给行业未来的发展埋下隐患。

15、风险准备金是基础,摊余成本法遭遇基金公司风险准备金的约束,货币市场基金发展进入逐步下降规模的阶段。控制风险,稳妥有序,避免风险事件,是货币市场基金的重点工作。

16、公募FOF基金的常规FOF与养老FOF两条发展道路,第三支柱如果账户制,常规FOF预计将成为发展重点。FOF基金的大类资产配置策略不清晰、业绩基准模糊、双重收费等问题需要改进。

17、资管新规下分级基金走向历史的终结,期间值得总结的教训是什么?对于未来公募基金产品设计、市场营销又有什么切身体会与思考。

18、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观点,我们认为基金产品设计同质化是巨大进步,科创主题基金与科创板基金产品设计的标准化是公募基金行业20年来在产品设计领域的总结。

19、基金数量是股票数量的3倍,真的需要那么多的公募基金吗?迷你基金、清盘基金大量出现,公募基金产品设计上的资源浪费与随意性,基金公司产品过多、过滥的后果正在显现。认认真真做几只风格特征鲜明、投资策略清晰的基金。
 
20、MOM的探讨。证券基金经营机构管理人之管理人(MOM)产品规则,提高为各类机构资金提供资产配置服务的能力,公募基金的优势是底层标准产品尤其是股票基金的投资研究专业能力还是大类资产配置服务能力?